海鷗紀行 EP.8| 四個女子 Le Signorine, 1912 - 費利斯·卡索拉蒂 Felice Casorati, 1883-1963

畫裡透出一股股詩意和一絲絲樂感,靜謐不安但又很愜意,這就是Casorati自由的個性使然。

已經記不得是在何時,哪一個城市第一次看到卡索拉蒂(Felice Casorati, 1883-1963)的作品了,反正這些年我常在義大利許多城市進行深度的文化藝術之旅,包括羅馬、佛羅倫斯、米蘭、威尼斯以及好幾個托斯卡尼的中世紀小城镇,而去年在都靈(Torino),則參觀過現已成為觀光景點的卡索拉蒂故居(Casa Casorati),他是我長期以來一直很欣賞的現代藝術大師之一。

 

據說,卡索拉蒂非常喜歡音樂與繪畫,但因為家人的反對,所以大學修讀法律專業。直至1907年的威尼斯雙年展,他的作品〈姊姊〉獲獎,於是開始一路堅定地走上畫家的道路。鑒於愛好所致,他的繪畫總是充滿了音樂性!今年五月在威尼斯的佩薩羅宮現代藝術美術館(Ca’ Pesaro Inter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rt)參觀時,碰巧又看見了卡索拉蒂的幾幅原作,他的作品依舊在眾多的館藏品中深深的吸引了我的目光。早期的作品〈四個女子〉(Le Signorine,1912)盤踞了大廳的一大片牆,畫中,鮮綠色的大樹為整個展場帶來蓬勃的生機,四位並排站立的女子似乎在舉行某種宗教儀式,也許是慶祝婚期性的成熟?或是孕期將至?我首先注意到的,自然是畫面中唯一裸體的女子,她的眼神似乎充滿著不滿,但姿勢卻又有著和其他女人不協調的淑女站姿。其他三位各懷心事在應對著前方。再來就是看到前面散落草地上的各種物件:鏡子、首飾、花瓶、水果和瓷器,以及打開的書本、火雞等⋯⋯這些物件在畫面中顯得數量過多且過於豐富,畫家似乎想要把女人的日常生活用品完全搬到畫面裡。左邊兩位衣著整齊的女子似乎在嗔怪著祼女,她們的表情詭異,令人費解。而最右邊笑得很開心的女子,似乎不屬於畫中此刻的時空,她被安排在畫面裡,卻又與環境極其不合。她爽朗的笑容顯得格格不入。卡索拉蒂這類早期的作品,帶有很強的自然主義傾向,同時又具備強烈的自我表現。畫面的風格具有裝飾意味,統一的冷綠調子,恰如其分地配合了神秘的氣氛,總體佈局自然且和諧。畫裡透出一股股詩意和一絲絲樂感,靜謐不安但又很愜意,這就是畫家自由個性使然。(撰文/林暄涵)

圖源 | 費利斯·卡索拉蒂 (Felice Casorati, 1883-1963),〈四個女子 〉(Le Signorine),1912

 
影片由南十字書屋創辦人林暄涵 (Metra) 為大家導覽,我們希望藉由每週一次的短影片,讓大家輕鬆的進入藝術大師的繪畫世界,體驗藝術的美好。
/
南十字書屋也有youtube頻道囉! 有興趣歡迎關注我們🥰
海鷗紀行影片導覽

/
有興趣的朋友,也可以點閱這一則Metra在非池中寫的專欄《我的藝術行旅》:https://artemperor.tw/focus/2765
/
FB|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cruxart2021
IG|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cruxart2021/

Leave a comment